Dormant

我不喜欢九月份。
我在九月份失去了喜欢的人。
我不喜欢九月份啊。
连带之后冗长的冬季,也是黯淡无光。

"王啊,我不属于任何地方。
我来自遥远而悲惨的未来,末世降临犹如神明的预言。
我向您祈求唯一而永恒的恩赐——
请将上天赐予的十枚戒指中、最后一枚留下来吧。
为了最后的希望。"

我想起我在东京停留的短短几个小时。
只感到复杂得难以形容。
高兴自然是有的。
可是更多的是,失落吗?
我也不知道。
我还记得从上野车站出来的时候。见到的人是不记得了,那个街道啦,夏天的温度啦,过红绿灯啦。
跑去买水的同行者啦,大巴车啦。
我知道我待在那里的时间所剩无几。

好像被抛回了去年。
又是夏天。夏天。
为什么不开心起来呢。
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就好像,即使身处人群中也依然感到是独自一人。
这么说会不会被笑话啊。
就算被笑话也没有办法吧,因为确确实实是这样感受到的。
眼前的苟且指的是什么呢?
我站在看了四年的窗前。四年了,窗外的景物没有什么大变化。
就好像我也感觉,自己是不是也没有什么变化。
真难受。

最后一天。
其实我哭了吧。就是没让眼泪流出来。怕是会被别人笑话的。
嗯…打心底来说,不能不是失望的。
……到底是离您越来越近了还是越来越远了。我想不明白,也不想想明白。
想想看嘛,过了这个月就要一年了哟。
实在也是不容易的吧。
并且,我有很乖地没有爬圈呀。……
关了手机才想起没有在东京地区留个坐标。算啦。
假装会有下一次啦。
谁知道呢。
来年、来年又复来年。

气哭。
mark个坐标。
觉得这个显示坐标的功能很好玩。

……xjdnjfjnddjnejff;kffn
mario日常也很好看哇…!
最喜欢清秀的男孩子了(???)
打call!!←喂

是他们太安静了还是我们太吵了?
即将离开的时候突然这么想到。我看了一眼在一旁等候的人。
普通的交流并没有错。母亲是这样说的。
与此同时,她认为我说话太小声了。
我没有什么想法。
大概,有时候我喜欢保持安静。习惯一言不发。
那位先生有句话确实没说错。这里是最近的陌生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嗯……暂时想到这些。手机有点卡。突然觉得游戏也不好玩了。
很期待明天的温泉,但我还是有遗憾的。
………………………………………………

当我坐在居酒屋里。周围大多是下了班来喝酒的上班族。
我开始想起马里奥。……不,应该是。
麻璃央。
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觉得很……美呢?或者说,梦幻?
会想起他或许是因为见过一张他在夹铁板烧的照片。
然后我想起他的三日月。
于是不由自主地,没有道理地,我开始想,想他那时候在想什么。想他对于三日月,想这个人。
用思恋或许不准确,只是想到了这个词而已。

……想太多的毛病什么时候会改改。(ni

我羡慕我所羡慕的。
越想要搞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就越不能明白。
把事情摊开来说得一清二楚,有好处也有痛处。吧。
没有喜欢,再也没有喜欢。
你为什么这样去判断一个人?
是的,大家都是一样的。
没有关系…
待在我身边好吗?
最后总是搞得一团糟。
她敲打椅子时,木头发出的闷响意外的令人难受。伴随着她的话语进入耳中。
别人又怎么样呢?不用关心?
清澈如泉流,平静地让人接受了。
闭上眼睛。睁开眼睛。
月亮在哭泣。

……咳xxxx真正意义上的在胡思乱想。想到什么就写了什么。(?)